应深纠 利用职权制造新的冤假错案

发布日期:2021-05-07 22:50   来源:未知   阅读:

  邯郸市邯山区法院及邯郸市中级法院两审,竟将骗资8亿之巨 涉众8百余人,因藏匿转移最终仍有一亿元巨额款项拒不说明去向的大案犯罪嫌疑人王瑞杰从轻判处9年半刑罚。

  1,将通缉犯认定为主动投案自首:因失踪,在邯山区公安于2018年12月5日发布了悬赏五万元的通缉通告之后王瑞杰才归了案。

  2,将诈骗性质罪定为非吸罪:一个仅开发了不足10万平米商品楼的小型家族性质的开发公司,融资长达8年之久,涉8百多人,涉资8亿元。而实际用于开发项目中仅仅3000万元。其余大笔资金拒不说明去向。依照《刑法第192条》完全可以界定为诈骗性质。

  3,将百般抵赖确定为认罪悔罪:案发后其团伙并无悔改之意,协同王瑞银(股东、族弟、副总)、王凤芹(胞妹、财务副总)一直在千方百计躲避监管藏匿资金、转移财产。

  4,依法应从重惩处:其犯罪性质恶劣,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受害人众多,社会危害严重,导致受害群众多年信访不断。

  5,拒不追究犯罪合伙人:本案明显特征:合伙犯罪。王瑞银,王凤芹,自始至终都在积极参与行骗。也是最大、最直接获利者。其中4200万元投入外地开矿明显资金挪作他用,是诈骗性质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别人未建楼盘,设在其售楼部,欺骗受害人。其弟、妹二人都是积极参与合谋者。

  期间还施以小恩小惠引诱多名受害人交换原始合同。涉嫌诈骗性质的毁灭证据罪。这些罪行,其弟、妹也都是共犯。

  6,拖延数月 拒不通知受害人参与庭审,且开庭规避受害人:一审为2019年12月。受害人知道的时已过去了5个月;二审2020年9月14日判决,四个月之后受害人才知情。心中有鬼才会躲躲藏藏。

  此案数百受害人身心受到重创,其中已有抑郁离世的。假如百人缩短寿命10年,有理由认定此案已害死多人。

  李某霞,40多岁,失业,靠打工维持生计,出借的几十万元是20余年的积蓄,面对突来之灾,还有一个白血病的幼儿,真是塌天之祸。已将房子卖掉,租住了一个小房。

  郝某花,女,63岁。听宣传后他和哥哥两家凑了60万。事发后,家庭久违了笑声,只剩忧和愁。后来老伴眼睛干涩模糊。到北京确诊是黄斑性眼睛急剧退化症,可致盲。先后多次去北京医治,家底已干。其兄面对横祸,煎熬抑郁中,2015年10月,突发脑淤血一病不起,次年6月病故。

  赵某英,女,55岁,务农,儿子的死亡补偿金作本,想换点利息,抚养孙子。事发后抑郁悔恨,多病缠身。两腿肿胀,行路艰难。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试点办主任陈一新介绍,开展教育整顿试点工作,是新时代政法战线实行自我革命的一大创新举措。有问题要讲出来,早讲早主动,不将就被动。

  评论说;始终保持“赶考”的清醒,保持对“腐蚀”、“围猎”的警觉,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

  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瑞杰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应认定为单位犯罪;被告人王瑞杰系自首,原判决量刑重的意见,经查,公诉机关指控及原判决认定2012年8月以来,邯郸市奇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法人代表被告人王瑞杰的带领下,未经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批和许可,在邯郸市向社会公众吸收存款;被告人王瑞杰供述,证人王某2等人证言证实所吸收资金均用于公司的经营和投资,证实内容与审计报告可以互相印证,故可以认定为单位犯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八十三条的相关规定,公诉机关未按照单位犯罪起诉,对被告人王瑞杰应按照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理。被告人王瑞杰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根据其犯罪情节、悔罪表现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原判决量刑偏重,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一)(二)项,第二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2019)冀0402刑初371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原审被告人王瑞杰的定罪部分及第二项。

  撤销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2019)冀0402刑初371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原审被告人王瑞杰的量刑部分。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瑞杰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起至2027年2月23日止,所判罚金自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完毕)

上一篇:2017年“广东省全国防灾减灾日、科技活动周、航空科普文化季暨全
下一篇:没有了